澳大利亚央行给亚洲其他央行上了一课

位分析师近期给澳大利亚央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赐封的头衔是“具争议性的全球最佳央行”。

澳大利亚央行尽最大努力应对通货膨胀的做法值得称赞。该央行周二将基准利率进一步上调25个基点,把工作重心转向抗击通货膨胀。

在通货膨胀可能演变成麻烦之前,澳大利亚央行先发制人采取了防范措施。以第三季度数据为例,澳大利亚当季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升幅仍在央行可接受区间内。不过,通货膨胀显然是澳大利亚经济增长伴随国内供需基本面趋紧的产物。

Bloomberg News
Glenn Stevens,澳大利亚央行负责人

如果澳大利亚央行此前真的透露出自己的思路,那么一些亚洲其他央行现在的做法可能会截然不同。

实际上,通货膨胀问题在亚洲其他地区更加明显。但如果印尼央行在本周四上调利率,或者韩国央行在未来两周内加息,却着实可能令市场大感意外。

眼下日益扩大的内部需求以及食品和大宗价格不断走高将进一步推高亚洲国家的通货膨胀。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近期将2011年亚洲通货膨胀预期从此前给出的3.3%上调至4%。

食 品在亚洲消费者支出中占很大比重,因此食品价格上涨催生的通货膨胀尤其堪忧。与亚洲其他地区相比,韩国消费者的食品支出占总体支出的比重相对偏低。即便如 此,食品价格仍推高了韩国的通货膨胀,该国10月份总体通货膨胀率升至4.1%,突破了韩国央行设定的3%-4%的目标区间。

如 果韩国央行不采取应对措施,食品价格上涨带来的效应可能会渗透到更广泛的通货膨胀指标。眼下韩国工人要求加薪,而企业则通过上调商品价格来转嫁成本。但目 前为止,这一局面并未促使韩国央行采取行动。继8月份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2.25%后,韩国央行尚未采取进一步行动。

对亚洲经济体而言,利率上升会吸引海外投资者投资债券,但由此将推高本币币值,从而削弱出口业的竞争力。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并非困扰所有亚洲国家的问题。印尼是内需导向型经济体,目前为止印尼央行完全无意加息。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学家Sharon Lam称,即使韩国加息,可能也无助于提振外资流入,因为海外投资者倾向于投资韩国股票,而不是债券。

但也并非所有国家都能耐心等到最后,印度央行周二也决定加息。不过印度国内形势本身已拉向了警报:印度通货膨胀已经明显加剧,央行无法置之不理,而且距离上次加息已有一段时间,印度央行对于加息早已迫不及待了。

印度央行周二宣布上调基准利率,为过去7个月来第六次加息。

Mohammed Hadi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